王有银主任专访〡“冷冻人”法律身份如何界定?

  • 发布时间:

    2017-08-23
  • 作者:

  • 字体大小

全国首例人体冷冻案例引热议 专家认为法律应跟上科技发展与时俱进

 

近期,全国首例人体冷冻案例在山东济南实施,生命垂危的市民展文莲成为实验对象,寄希望于“人体冷冻”技术能按下生命暂停键,让其在未来“复活”。

  科技发展必然伴随着挑战。“冷冻人”的出现,则将人类超越生死的可能性抛了出来,给现行社会伦理和法律框架以严峻考验。

  面对诸多难题,法律究竟应持何种态度,如何作为?

  “这辈子没待够, 下辈子还待着”

  “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,白昼将尽,暮年仍应燃烧咆哮; 怒斥吧,怒斥光的消逝。”

  20世纪中期,面对生命垂危的父亲,英国诗人狄兰·托马斯写下了这首《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》。

  最终,他的父亲仍不可避免地死去。但最近,山东济南一位濒死市民正抱着活下去的信念,如狄兰·托马斯所期望的那样试图对抗死亡的魔咒。

  她叫展文莲,因罹患肺癌,于今年58日在病床上失去了心跳和呼吸,被医生宣布临床死亡,但这一次,却不能说她“永远离开了人世”。

  几分钟后,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便围着展文莲展开了一系列操作。两天后,她的身体被放进了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罐内,等待未来被唤醒后“死而复生”的那一天。

  这一技术被称为“人体冷冻”。当展文莲治愈无望时,她在医院签署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,其间有医生介绍了“人体冷冻”项目,这得到了她及家人的同意。

  据了解,本次“人体冷冻”的费用绝大部分由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支付。研究人员表示,操作中使用的医疗冷冻器械价格高达100万元以上,而每年需要花在“冷冻人”身上的费用大概在5万元左右。

  “我认为这给妻子增加了一份‘再生’的希望。”展文莲的丈夫表示,只要有一丝希望,就期待能够出现奇迹,“这辈子没待够,下辈子还待着”。

  “冷冻人”算不算生命体?

  作为我国首例人体冷冻实施案例,除了展文莲能否“死而复生”这个科学难题外,同样引起公众关心的,是“冷冻人”到底算不算生命体? “人体冷冻是一个新生事物,目前我国法律对此尚无明确的禁止性规定,也没有相关立法,‘冷冻人’在法律层面上尚不明确。”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、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彭丁带解释说。

  1985年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贯彻执行<继承法>若干问题意见》第1条规定,“继承从被继承人生理死亡或被宣告死亡时开始”。但何谓生理死亡,法律对此并无明确定义,而是遵循医学解释。

  彭丁带因此认为,在医学上,通常以呼吸、心跳停止为判定死亡的标准,脑死亡还没有正式引入临床或司法实践。所以,“冷冻人”应该被认定为法律上的死亡,其法律属性即遗体。

  面对舆论对“冷冻人”空前的热情,他提到,法律所要做的,就是不要扼杀一项新生技术的发展。同时应尽早制定相关法律法规,以弥补此方面的法律空白。

  “冷冻人不属于现有法律意义上的自然人,为了及时处理相关的一系列法律关系、法律问题,可以类比适用现有法律中的宣告死亡制度。”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补充表示,“冷冻”之后即相当于死亡,已经签订的民事合同终止,婚姻关系也终止,继承开始进行。

  赵占领表示,科技具有前瞻性,而法律具有滞后性,后者应该促进科技的发展,至少不应该阻碍前者的进步。但让法律完全跟上科技的步伐也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情,但是至少在立法上,应该为科技发展预留一定的空间,消除其中可能阻碍科技进行的因素。

  “冷冻人”的民事权利困惑

  另一个较为现实的担忧是,因已被宣布死亡,“冷冻人”生前的诸多民事权利都会消失,但若站在未来可能“复活”的角度上,还能否这样看待问题?

  “如果‘冷冻人’被唤醒,则同样可以类比使用宣告死亡后、人又出现的解决方式,即如果其配偶尚未再婚,则婚姻关系自行恢复,如果已再婚,婚姻关系不能自行恢复。但其之前所签订民事合同可否继续履行,恐怕又是个新的难题。”赵占领解释说。

  一般而言,“冷冻人”保存机构和当事人需要签订保存协议,考虑到“冷冻人”系遗体但基于可能“复活”的前提下签订的,那么这份保存协议应如何签订,要涉及哪些内容?

  “保存协议可以视为遗体捐赠协议,‘冷冻人’应当用于医学教育、科研和临床实验等领域。但保存协议又显然有别于遗体捐赠,其能否纳入民事领域,依据《合同法》来规定各自的权利义务其实仍有待商榷。”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说。

  赵占领举例表示,因为保存协议签订主体一般是“冷冻人”的近亲属,但是在近亲属死亡后,按照现有法律规定,这份保存协议会因一方当事人的死亡而终止,届时“冷冻人”的法律地位将十分尴尬。所以,首先要在立法上保证协议不能因此终止而继续有效。

  上世纪70年代曾经存在很多人体冷冻公司,后来其中有一些破产倒闭了,导致已经在这些公司冷冻的客户无奈被放弃。倘若该情况再次出现,该如何处理“冷冻人”?

  对此,赵占领建议这类保存机构最好由国家出面设立,以国家信用作保证,同时以财政资金保证其长久存续。

 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、中国传媒大学法学兼职教授王有银也指出,虽然遗体是物,但却被赋予了特殊的权利,比如盗窃、侮辱尸体要承担刑事责任。但如果保存机构出现过失导致保存不当,可能只需要承担民事责任。

  “就目前而言,如果保存机构破产倒闭,也没有后续机构接手,则‘冷冻人’只能按遗体捐赠和殡葬管理等相关规定进行处理。”张新年坦言。

  如能“复活”将以何种身份生存

  20162月,科学家已将兔子的大脑进行了冷冻处理,并在唤醒恢复后取得了几乎完美的效果,此举证明“人体冷冻”是可以保存包括知识和记忆在内所有信息的方法。

  但跨越了几十年甚至数百年,“复活”后的“冷冻人”不可避免将遇到来自伦理的考验,这又该如何处理,是否需要设计一种方法对这种潜在危险予以规避应对?

  “如果真的被唤醒,与‘被冷冻’间隔的时间较短,则可以类比宣告死亡制度。但如果被唤醒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,届时‘冷冻人’的近亲属都已死亡,原有的社会关系都已不复存在,再把它视为原来那个人也没有太大的意义,可以考虑将其视为新的法律主体。”赵占领说。

  “‘冷冻人’显然给法律提出了难题,‘死而复生’已远远超越了现有的法律框架,如何就此在人类伦理、科学技术与法律制度之间寻求平衡,是一个大难题,届时人类现有伦理与法律制度都将重建。”张新年表示,从生物构造上看,拥有新躯体的“冷冻人”有别于正常人,该如何定义他,也正如同我们该如何调整其民事权利一样遭遇困境。我们有可能让他延续以前的身份,按照民法的一般原理和规定来处理他的民事权利和义务,但我们也可能采取新的模式,赋予其一个新的身份,让他“重新开始”,宛若新生。

  应对科学研究的进步 法律如何作为?

  科学技术的持续进步,正不断挑战着伦理和法律。以前瞻性的眼光来看,面对科学研究带来的改变,为维持一个稳定发展的社会,法律又应如何作为?

  在彭丁带看来,医学技术发展届时必然是一个法学理论得到突破的时机。

  “法律对科学研究领域作出规定的目的之一就是兴利除弊,使生命科学与社会科学和谐发展,因此,法律对前沿的科学研究并不是一味地打击,而是允许其在现有法律框架范围内有一定的自由度,并且法律自身会跟随社会的发展而改变,从而形成一个更完善、更适应当前环境的法律体系。”彭丁带说。

  张新年则认为,从法律的层面来看,法由人来制定,表现了人的意志,是人们在对客观规律的认识和把握的基础上制定的。“冷冻人”医学技术的发展,在科学上显然有其客观规律,因此在立法、修法的过程中必然要根据客观事实,在坚持科学性原则、适时性原则、民主化原则、合宪性原则下去不断完善法律。

  “所谓‘法与时转则治,治与世宜则有功’,‘时移而治不易者乱’,法律在治理‘现世’和防范‘未来风险’的同时,也应当预见时代变化,必要时就‘开开口子’,千万不能堵死科学家领先一步的灵感与视野,将新生事物‘依法’扼杀于摇篮。”张新年说。

  同时王有银也提醒,关于遗体捐赠,我国法律目前并没有统一的规定,不少地区根据各自实际情况制定了关于“遗体捐献”的条例规定。目前国家在这方面的规定存有空白,随着目前科技的进步,不乏类似事件涉及遗体捐赠的情况,制定国家性的遗体捐赠法律十分必要。

 

电话:400-159-8098  传真:010-61908288  邮箱:syls@bjsheng.cn 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41号雍贵中心B座9层

拆迁律师  征地律师  征地拆迁补偿  版权所有 ©2011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:京ICP备11044403号